当前位置:首页 > 知识 > 硬刚鸿茅药酒6年后,谭秦东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,只留下8个字

硬刚鸿茅药酒6年后,谭秦东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,只留下8个字

我并不想放大个体的硬刚药酒悲剧,可当一个个小人物的鸿茅悲剧汹涌而来,呈现在眼前时,年后我们作为人的谭秦良知还是会为之触动。

六年前因为某药酒事件,生命而广为人知的即将尽医生谭秦东再次出现在互联网上,只是走到只留字这一次他的生命却进入了倒计时。

说到谭秦东这个名字,硬刚药酒人们会下意识想到那个药酒,鸿茅于我而言,年后药和酒都是谭秦个好东西,在关键时候总能给人以慰藉,生命可当这两者组合在一起时,即将尽却成了不伦不类的走到只留字东西。尤其是硬刚药酒那次事情过后,我打心底里反感它,虽然我没闻过它的气味,但我知道在它身上没有救死扶伤的美酿,也没有沁人心脾的沉香,更多的是来自金钱的恶臭。

回到谭秦东身上,我想了很多词来形容他,最终还是觉得“敲钟人”最贴切,虽然这是个不详的称号,几乎每个和这个词沾边的人,下场都不怎么好。但这也是一种尊重,一种对真相真理和不惧权势之人的尊重。

当年,他因为写了一篇相关的科普文章,被跨省千里追捕。在历时近100天的无辜羁押后,他重获自由。



他为我们寻求真相,为真理呐喊,却好人没好报。等他出来时,一切都变了。

他曾尝试着回到公立医院找工作,却四处碰壁,理由是他是舆情人物。后来他在一家公立三甲医院找工作,好不容易来到最后一关,院长看到他的简历,直接说他这个人有问题不能要。

什么是黑的,什么是白的,什么是对的,什么又是错的,这一刻没人能回答。

好不容易进入了一家民营医院,结果其他部门的人向医院反应,说这个人是新闻人物,不能要,怕影响公司的股价。

讽刺吗?确实太讽刺了!为众人抱薪者,最终却冻毙于风雪。

这些年,他四处碰壁,全靠大学同学的帮助,帮他交社保和医保,也帮他揽来了一些活来赚生活费。

可从那一次的无妄之灾后,他的悲剧似乎就不曾停止过。去年底,他突发急性肾衰竭及酮症酸中毒,高钾血症,重度贫血症状。最终,他被确诊为慢性肾病第四期,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肾衰竭阶段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,甚至尽头就可能在眼下随时的某一天。

终于,他扛不住了,前两天他写了篇文章,叫《我是一个命苦之人》。

他说“我就是社会的一个笑话,活得憋屈”“我真的相信了古话,杀人放火金腰带,修桥补路无尸骸,这就是现实”。



终于,在庞大的医药费和生活面前,他无路可走,他发出了悲怆的哀嚎。

看着谭秦东写下的那些文字,我只感到一阵钻心的痛,痛并无奈着。

谭秦东的遭遇真的是命苦吗?

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算不上命苦,这是公权滥用的恶果,这是是非颠倒的疮疤,而这些恶果和疮疤,不仅要谭秦东一个人来承受,我们普通人同样是受害者。

好人、敢于发声、追求真相的人,没有好报,不仅没有好报,甚至因此丢掉工作,丢掉生活,一再遭遇挫折和不幸,这是多么痛的讽刺,这是多么锥心的醒悟。

与之相反,那些喜欢溜须拍马的人,那些势利小人,却混得风生水起。

谭秦东说他是一个命苦之人,其实我们都是命苦之人,从他的遭遇,也看到了普通人的命运。

这两天,四川泸州破获了一起大案要案,其中最引人注目的,是一位81岁大爷和一位57岁大妈的非法交易,令人惊讶的是,交易的价格只有25元。

81岁、57岁和25元,当这三组数字呈现在眼前时,给人的震撼可以想象。



有人说他们为老不尊,有人说他们丢尽了家人的脸,有人在道德上谴责他们。说实话,我也一贯反对这种交易,但从主观情绪上来说,对这两个老人我却骂不出来。

57岁,本该在家带孙子的年纪,如今为了25块钱却出来牺牲身体,为什么,按照常理来说她不应该是已经拿了两年退休金了吗?

81岁,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,为什么却还要做这种颜面扫地、晚节不保的事?难道他就不能像前阵子的范大师一样,86岁了娶个小娇妻回家吗?

不得不承认,人和人之间还是有很大差别的。

他们,也算是命苦之人。

人之至穷,尊严也就不值一谈了。

还有湖南衡阳街头,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,他被一个城管队员拉住不放,老人跪倒在城管面前。



对于这件事,目前没有过多详细的报道,网上的态度也两极分化,有人为此感到愤慨,有人却替城管抱屈,觉得城管没有做错什么。

可是,单单这一副画面,真的让人看不了,多看一眼都都会觉得心痛。

他这个年纪了,还要为生计奔波,为生计发愁,如今又遭遇这些,怎能不让人心痛。

他,也是命苦之人。

史铁生说:“人与人的差别大于人与猪的差别,人与猪的差别是一个定数,人与人的差别却是无穷的大。”

心里堵得慌,有很多话想说,但看着这凌乱的新闻,看着谭秦东如今的境况,脑海里只闪过一句话:

我们都是命苦之人。

声明:个人原创,仅供参考

(责任编辑:百科)

推荐文章
热点阅读
随机内容